N e w s 新闻资讯I n f o r m a t i o n
首页 > 产品服务 >
埃及行之神庙游记
发布时间:2018-05-04

  初到埃及,便乘船游览了几座神庙。这时才觉得,神庙如珠,尼罗河如线,古埃及的历史文化竟与尼罗河这样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人们只须泛舟尼罗河,就可以在饱览两岸风光的同时,来这些神庙凭吊一番。

  从阿布辛贝到卢克索,尼罗河犹如一条长达数百公里的流动画廊,向游人展现出一幅幅极富变化的美丽画面:或水天相接,浩瀚无际;或蜿蜒曲折,回肠九转。我想,只要每天有太阳升起,河水就永远会像眼前这样,蓝得透明,蓝得醉人。

  建于数千年前神庙却破败了,虽然仍不失雄壮与辉煌。记得参观卢克索神庙时,已是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给神庙镀上了一层金黄色,而从残缺的廊柱上投下的阴影却愈见浓重,方尖碑细长的身影映在略显昏暗的天幕上,宛如一道剪影。这座破败的神庙被残阳点染得颇带一种苍凉感。

  人们在这些神庙中,分明能看到法老们昔日的权势与功业、希望与梦想。法老安在哉?早已化为木乃伊或干脆什么也没有留下。那些木乃伊不看也罢,在帝王谷的图坦卡蒙墓中见到的那具木乃伊,漆黑而丑陋,使人们的一腔怀古幽情瞬间便荡然无存。还是在神庙中去悬想法老们的音容笑貌,反而更有味道。如果再看看那条与神庙相伴的尼罗河,人们或许还会发出一番中国式的感慨:浪花淘尽英雄。

  但法老所希冀与追求的,却是与尼罗河一样的永恒。永恒,就是时间上的无限。也许,它可以通过巨大的建筑空间和坚固的石材来得到表现。所以,无论哪一座神庙,给我们最初的印象都是规模庞大,气势恢弘。与大多数文明古国(除中国外)的宗教性建筑一样,它们也都是用巨大的石材建成。这种宏大的气势会产生出强烈的震撼效果,因为它们的体积已超出了人的正常想象。小说《尼罗河惨案》 中的一位游客在参观阿布辛贝神庙时,面对那四尊拉美西斯二世的巨大雕像发出了由衷的赞叹:“你看他们是那样宏伟、安详,使人感觉到自己是那么渺小,像昆虫般微不足道!”也许,这就是游客们普遍的心理感受。

  石质建材与不对称的布局,也会产生特殊的效果。在我们这些看惯了也住惯了和谐对称的砖木式建筑的中国人眼中,这种特殊效果尤其明显。那通体都是由巨石砌成的神殿,高大严整,外观多为矩形或梯形,已毫无人间的烟火气,它仿佛在以自己冰冷而坚硬的特质向人们宣示: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依次有巨大的大门,粗大的廊柱和高大的雕像,这一切好象都在暗示并烘托着里面神龛的神圣与神秘,但你真看到神龛时,却发现这里竟是一个相对幽暗、低矮的空间。这种高低、大小、明暗的对比和反差,带着一种强烈的冲突感,这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很难体会到的感受,会很自然地把人的思绪引向一个神秘的本体世界。

  经过几千年的风雨,法老雕像大都已变得残缺不全,但那种以君临一切的目光俯视人间的神态却丝毫未减。在阿布辛贝神庙前,导游介绍说,那四尊雕像是按照拉美西斯二世的原貌雕塑的。也许是这样的吧,但即使如此,法老脸上的那种平和、超脱、庄严肃穆而又不可言说的表情,仍然是一种神化的表现手法。在那个充满了征战和杀戮的时代,似乎人间的苦难越深重,这样的表情就越能够使人相信:只有法老才具有无所不在而又无所不能的威力,足以解脱人间的一切苦难。因而他不但是人间的君主,更是天上的神祗。

  神庙石壁上的无数浮雕也同样塑造了一个神人合一的法老形象。且不说历代法老都自称是太阳神的苗裔,单是经常出现的法老向太阳神奉献礼物的场面、时刻伴随在法老左右的保护神荷露斯以及那只昼夜航行的太阳船等形象,已经明确无误地表现出君权神授、生命永恒等观念。只不过这些人间的观念是借着天上的神祗表现出来的罢了。

  神庙是法老时代的一面镜子,它映照出了法老那交织着权势与威严、神秘与威吓的种种形象。遥想当年,那千万个蝼蚁般的生命匍匐战栗着拜倒在它面前的场面,该是怎样惊心动魄的一幕啊!

  如今,笼罩在法老头上的光环早已褪去,对于法老的崇拜与畏惧也已成为遥远的回忆。只有在这时,那些有着巨大的体积、精美的雕像和神秘的文字符号以及体现在其中的种种观念、史实的神庙,才显出了它那独具魅力的美,这种美将与尼罗河同在。所以,当我们面对神庙时,仍然会对它顶礼膜拜,但不是为了法老,而是为了我们心中那份对美的热爱与崇拜。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添加关注

 版权所有 www.dodgerampric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分享到: